村民家门口惊现女尸 系自家车3公里外拖回(图)

民生资讯2014-08-02 15:42:59
举报此信息

导读:@华西都市报:7月31日清晨5点过,什邡警方接到村民报警,称她家门口出现了一具女尸,已经面目全非。经过警方探测,女尸死亡地点应该是在近3公里远的地方,女尸是被这家人的车拖行回来的。死者是二次碾压,还是被当事驾驶员撞亡?目前警方仍在调查。

?

 

邻居讲述当时情况,女尸就被拖到了这个院门口。

 

邻居讲述当时情况,女尸就被拖到了这个院门口。

 

涉事车辆停在院子里。

 

涉事车辆停在院子里。

@华西都市报:7月31日清晨5点过,什邡警方接到村民报警,称她家门口出现了一具女尸,已经面目全非。经过警方探测,女尸死亡地点应该是在近3公里远的地方,女尸是被这家人的车拖行回来的。死者是二次碾压,还是被当事驾驶员撞亡?目前警方仍在调查。

7月31日清晨5点过,天空雷电交加,下着瓢泼大雨,什邡120急救中心接到男子唐某的电话,称在成青公路什邡马井双石桥村金带桥附近躺着一个人,请120前去救援。当120赶到现场时,却没有见到人,地上只有一些遗留物。医生与求助者电话确认,对方坚称确实看到路上躺着一个人。最后,急救车只好返回。

大约十分钟过后,什邡110指挥中心接到马井镇双石桥村7组村民杨婷婷的报警电话,称她家门口出现了一具女尸,已经面目全非。杨婷婷家距离金带桥有2.75公里的距离。这具女尸是否就是唐某说的那个人?如果是,这具尸体又是怎么移动近3公里的距离的?

目前,警方已提取死者和车底盘上、路上的人体组织送去做生物检测,所有的疑问和悬念,都只有等到检测结果出来才能真相大白。

雨夜回家 停车后惊现女尸

7月31日凌晨两点过,什邡城区和周边的乡镇都下起了暴雨,伴着惊雷,一道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

南充的张先生驾车从陕西把女朋友杨婷婷送回她的老家什邡市马井镇双石桥村。“雨太大,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虽然雨刮器已经是最快的速度。”

“7月31日清晨5点21分,我们接到110指挥中心转来的警情,双石桥村7组杨婷婷家门口出现一具女尸。”8月1日,马井派出所民警宋喆然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接到报警后就前往了事发现场,“雨实在太大了,打伞都不起作用,很快就浑身湿透了。”

报警后,杨婷婷和她的家人就站在院门口等着。“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赶到现场的宋喆然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我们推测这应该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赶紧向刑警和交警通报,请他们前来支援。”

“我们是开车回来的,当时车已经开进了院子,院门也关了一半了,才发现外面有一具尸体。”杨婷婷说,当时被这一幕吓惨了,车子回来从那里经过都没人,开过去才分分钟时间就出现了,“简直太恐怖了。”

女尸来源 自家车拖回来的

“我们初步对车主的这台车进行了检查,没有明显的碰撞痕迹,车的底盘上有人体组织物,还有血迹。”参与调查的什邡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副中队长黄建说,尸体极有可能是这台车拖带回来的,“目前已经提取了车底盘上的人体组织和尸体身上的组织,已经送去做DNA鉴定了。”

“当时在经过金带桥附近的时候,确实看到路上有一堆东西,距离车只有几米远,以为是垃圾,就开过去了,车子也像是碾压到了什么,有震动感觉,但当时雨太大,加上对面有车来,车灯一晃,确实没有看清楚。”驾驶员张先生在面对警方的询问时说,“但真的没有想到会是尸体,还拖到了家门口。”杨婷婷也证实了张先生的说法,“确实有碾压到东西的感觉。”

让同事将现场保护起来后,宋喆然又冲进了雨里。

“沿着他们回来的路去寻找线索,大约走了两公里多,看到了警灯闪烁,有民警正在雨里寻找什么。”宋喆然说,那个地方就是金带桥。宋喆然上前询问,才得知在5点过的时候,什邡120接到男子唐先生的电话,说是在成青路金带桥附近躺着一个人。

当120赶到现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人,而在与唐先生多次联系后,唐先生仍坚称看到过一个人。急救医生随后继续在附近寻找,在雨夜中竟然发现了拖鞋和人体的脑部组织,于是就和就近的元石派出所联系,派出所民警出警赶到现场。

第一现场 距离尸体2.75公里

民警再次和唐先生取得联系,他说,“差不多5点的样子,当时雨很大,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很吓人,他乘坐面包车送朋友去成都火车站,路过金带桥的时候,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不敢下去看,所以就打了120。”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马井派出所的警官和刑大民警都已经在那里了。”黄建说,他们随即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基本确定这里发生过车祸事故,“但是现场除了人体脑部组织和一些散落的物件外,没有发现伤者或者死者。”

“根据经验,我们还是把这两个现场串联起来进行调查,两个现场的距离是2.75公里。”黄建说。

当记者问如果这些物件就是杨婷婷家门口的死者留下的,那么这2.75公里的距离,尸体一直都挂在车的底盘上,为什么中途没有掉下,而且途中还有几处转弯和下坡等路况。

“雨确实很大,路上的积水也比较深,这减少了尸体与路面的摩擦力,加上该车底盘比较低,可能就卡在了下面拖行走了,直到车在门口停下,尸体才掉落下来。”黄建说,当然这也只是分析,具体情况还要等生物检测出来,“如果车上遗留的人体组织物和车祸现场的人脑组织以及死者身上的组织DNA鉴定为相同,才能下结论。”

记者调查 路段限速30 曾有村民在此丧命

8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马井镇双石桥7组杨婷婷家,只见杨家门前的坝子里撒满了石灰,大门敞开着,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应答,只传来几声狗叫。

“他们可能去亲戚家了。”邻居廖传松指着杨家的院门说,“他们经常把门打开着。”廖传松说,7月31日早上7点过,他看到有死人躺在杨家门口,据说是被车子拖回来的,已经看不清那个人长成什么样子。到了中午两点左右,才被搬走。“真是太吓人了,好多人都来看了。车子开了那么久,居然都没甩掉,还带到家门口了。”

在金带桥附近,记者看到了限速30的标识,并且有人行道、十字路口的标识。“以前是水泥路,现在铺上了沥青路面,车子开得野得很。”金带桥附近的村民刘大爷说,“明明写着限速30,就是没人管,特别是到了晚上,货车更是开得野。”

附近村民易春凤说,她们早上8点过路过事故现场时,都还看到地上有脑组织,“有一个蛇皮口袋,有一根竹棒棒,还有几个空矿泉水瓶子。”“差不多这个桥前后100米的范围,经常出事故,我的公公就是在这里被撞死的。”易春凤说。

警方回应 没有更多线索 需等DNA检测结果

经法医初步勘验发现,死者头骨碎裂,面部严重损伤,全身多处骨折,背部有明显的拖行擦伤。

“结果出来后,如果死者不是张先生驾车撞亡的,那么他将免于刑事处罚,仅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即可。”黄建说,现在除了张先生的车与死者有关外,暂时没有其他车辆与之有关,“暂时没有更多的线索。”而对于记者提出的一系列疑问,黄建说,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中,一切都只有等DNA检测结果出来,才能真相大白。

死者身上揣着现金 女儿:她去走亲戚

随后,法医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个存折、一些现金和银行取款凭证。“我们在公安系统输入死者的名字,仅成都地区就有20多个这个名字,但我们发现死者的存折是彭州开的,再搜索彭州,就只有这一个人了,军乐镇军屯村的。”黄建说。

8月1日下午3点过,什邡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办案室里,死者的家属前来领取老人的遗物,“总共有361元现金,其中350元是7月30日取的。”死者的小儿子陈先生介绍说,老人有农村养老金,每个月有358元,“你看嘛,取了350元,折子上还剩8元多。”

陈先生说,母亲易老太今年刚刚满71岁,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父亲走得早,母亲平日里一个人住,一个人生活。”陈先生说,他的房子就和母亲的房子不远,“喊都喊得应。”

“她7月29日还来我们家里耍了一天,她说要去取钱,我说送她去,她说她走路就是了。”易老太的二女儿陈女士说,没想到这一走就出了事儿。

“老太太身体很好的,平日里自己种地,挑粪浇地都是她自己干。”陈女士说,老人喜欢走路,“走路凶,跟我们走路差不多。”

陈女士猜测,母亲取了钱过后应该是去什邡看姨娘,所以才出现在了马井,“她的亲妹妹在什邡城里。”易老太的儿子介绍,母亲平日走亲戚什么的,都是走路,不喜欢坐车。

随后,杨婷婷来到事故中队,就死者的丧葬与家属协商。“我们也主张先让老人入土为安,其余的事情等警方调查结果出来了再做处理。”黄建说。

记者试图和杨婷婷进行一些交流的时候,她婉言谢绝了。华西都市报记者唐金龙摄影报道延伸阅读 细数身边离奇车祸

关键词:人被撞飞

什邡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朱辉介绍,他们前两年遇到一起离奇的交通事故,当时有一名男子开车,撞了一个人,而且是把人给撞飞了,恰恰这时对面来了一辆卡车,人直接飞进了卡车的车厢,卡车开走了。

当男子停车报警后,交警赶到现场,却怎么也没有找到被撞的人。卡车开行了几十公里后停下来,司机检查车厢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个死人,吓惨了,立即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勘查后,也觉得奇怪,尸体从何而来,而且有明显的被撞痕迹。

在经过民警的反复询问,并向卡车司机经过的路线沿线派出所全部通报,最后才得知这具尸体是那起车祸中被撞飞的人。

关键词:撞人不知

日前,韩国一段“碰瓷男惨遭女司机径直碾轧”的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拍摄时间为7月17日21时08分左右,一名女司机驾车撞倒一名男子后,并未发现,而是继续前行,直到被其他司机提醒才开车门查看。

关键词:上坡熄火

6月30日,德阳罗江县鄢家镇,怀孕5个月的唐忠琴,驾着才开十来天的丰田车,载着家人去参加亲戚生日宴会。路经一水库时,突然在一处上坡路段熄火,之后车子滑入水库,除了她,车里另外三人不幸遇难。

关键词:油门当刹车

7月22日凌晨2点40分左右,成都苏坡桥派出所两位民警接到任务出警,警车刚刚开出派出所大门,一辆车速非常快的帕萨特 轿车径直地冲过来,后又撞上了一辆面包车。肇事司机是一名26岁女司机,事发时正和男友吵架,意识到其他车开出来之后心里一慌,把油门当成刹车狠踩了一脚,才导致了这次事故。

关键词:高跟鞋

2012年3月7日下午3点多,在南京新华路附近路口,一辆由西向东行驶的小轿车准备向左转弯拐进路口,另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小轿车减速让行。两车的速度都不快,结果拐弯的小车径直冲向旁边的公交站台,撞伤了两个来不及避让的等车人,冲到绿岛上。隔了一会儿,司机刘小姐开了车门,光着右脚跳下来,把另一只鞋从刹车和油门间的空隙里拔出来。原来,刘小姐穿了双才买的高跟鞋,没找到感觉,原本是踩刹车的,只是鞋被卡到了。还好当时车速不快,刘小姐的桑塔纳 毁了右车灯和保险杠,自己头上撞了个包。

  • 分享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