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一老太坚守“孤岛”渡口32年 随叫随到

江苏要闻2014-07-28 14:18:26
举报此信息

导读:在扬州东风渔业村,有一个建于京杭大运河和邵伯湖之间堤坝上的村庄,这个村庄实际上是个“孤岛”,尽管堤坝两边连通陆地,但距离较远,因此,村民们每天靠一条渡船往返于渔业村和露筋村之间。而在这个叫露筋的渡口,有一个名叫杨志婷的船娘,已经在此守望了32年

?扬州一老太坚守“孤岛”渡口32年 随叫随到

来往于河流两岸的摆渡船。资料图片

在扬州东风渔业村,有一个建于京杭大运河和邵伯湖之间堤坝上的村庄,这个村庄实际上是个“孤岛”,尽管堤坝两边连通陆地,但距离较远,因此,村民们每天靠一条渡船往返于渔业村和露筋村之间。而在这个叫露筋的渡口,有一个名叫杨志婷的船娘,已经在此守望了32年。

随叫随到的船娘

寒暑假,杨志婷相对而言要轻松一点。而孩子们上学后,她每天早晨6点,就会带着她的渡船“江渡六号”准时来到渔业村的渡船码头,这里每天都有20多个孩子,要到河对岸去上学,放学后,校车将孩子送到渡口,她再将孩子们送到渔业村。因为每天都要接送孩子过河,因此每到放学时间,谁家的孩子没过河回来,她都非常清楚,也会惦记着,等孩子到来时,再及时将孩子送往回家的渡口。

杨志婷回忆说,很多年前,渔业村里只有男孩子才会被送去读书,那时孩子们每天中午都要回来吃饭。大人们早早地把饭菜带到渡口等着孩子,孩子到了后,隔着河喊一声,大人们就会将饭菜装好,这样大人一接到孩子,孩子就能吃上饭。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以前村里上学的孩子少,只有十几个,而且有小学也有中学。上学和放学的时间不一样。为了能保证孩子及时往返,杨志婷的渡船总是随叫随到,带上孩子就走,绝对不会因为想多等个人,而耽误了孩子。

“过去没手机,渡船也就没有时间表,有人喊了,就摆渡。”杨志婷说,有些人家要生孩子,会提前一星期打招呼,而有些人家遇到丧事,也是提前一天说好。而只要人家提前说好了,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杨志婷都会准时出现,绝不会因拖延耽误事情。

女承母业做了船娘

“从16岁那年,我从母亲手中接过了摆渡的篙子,到如今已经32年了。”杨志婷说,她今年48岁,母亲以前就是摆渡的,可母亲年纪大了后,家中姐妹几个,没一个愿意撑船,而最小的她留在家里,接了母亲的班。“那时候我又瘦又小,系缆绳、撑篙子都比较吃力。”

杨志婷说,从她爷爷那辈起,他们家就在露筋渡口摆渡。小时候,门前的大运河还没那么宽,爷爷站在小木船的船头上,载着村民们到河对岸去。到妈妈摆渡时,小木船换成小铁船,一直到她接手的时候,还在小铁船上撑了十几年的篙子。一直到1999年,小铁船换成了靠手摇的挂桨机,工作轻松了很多。2008年,又换成了带电机动的座舱机,她这才结束了露天摆渡的生涯,可以待在封闭的驾驶室里,免遭风吹雨打。

“现在没以前忙了,但一旦忙起来,连饭都吃不上。”杨志婷说,她的手机从来不关机,有时深夜,也会有人有急事需要过河,她接到电话就会出门。

很辛苦但很充实

杨志婷说话的嗓门特别大,问到这个,她笑着说,都是每天在船上练的。原来,村民们渡船时爱和杨志婷聊天,船上的发动机响个不停,说话得喊着说,久而久之,她的嗓门就被练大了。

干了32年的摆渡工,她落下了一身的病:关节炎、胃病、颈椎病、腰椎痛……每每说到这些,杨志婷总是笑着说,已经习惯了,尽管辛苦,但很充实,一天不上船就觉得不自在。“落下病也没办法,当时我才16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了太多的苦,就落下了病根。”

东风渔业村的村民们说,他们离不开三个人,摆渡的、水电工和船木匠。村民们特别依赖杨志婷,不少村民记不得自己家人的号码,但一定会记得杨志婷的号码。“因为经常要喊她过河,以前是靠嗓门喊,后来有手机了,就打电话喊,时间一长就记住了。”一位村民说。

而做船娘这么多年,除了生孩子和5月份一次生病住院,她从来都没离开去渡口。“我哪里都不去,习惯了,总担心村民们找不到我,不能及时过河。”杨志婷憨厚地笑着说。采访结束后,记者想拍张照片,但被她婉言拒绝了。“这是我的工作,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平淡却充实。”

记者获悉,根据水利部的立项,这个“孤岛”上的人会全部迁移,杨志婷可能会是这个百年渡口最后一位摆渡人,对于这个消息,杨志婷说,她已经听说了,但只要渡口还在一天,还需要她摆渡一天,她就要一直干下去。

编后记

老渡口老船娘

“老”字在诉说什么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路线;每天,眼看着同样的风景……时间长了,再美再新鲜的东西也会变得令人厌倦,是什么让摆渡人能坚守数十年,没有推辞,没有抱怨?

“习惯了,总担心村民们找不到我,不能及时过河。”杨志婷朴实的语言里透露了答案,那就是责任。据媒体报道,在重庆也有一位摆渡人李师傅,李师傅其实也纠结过:如果坚持摆渡,生意肯定越来越惨淡。但不继续摆渡,又总是担心乡亲们过河不方便。

我们还看到了一份传承。杨志婷是女承母业,而李师傅已是三代传承,他说,“出门打工一年,随便就能挣个两三万元。”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坚守,“我不想让捧了三代的摆渡‘衣钵’最终破在我的手上。”小到一个家族,大到整个民族,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坚守,才是我们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最根本所在。(吕强盛)

  • 分享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